TODAAY艺术新锐〈候选人系列〉之五:李梓荧 Belen

2018-08-24|撰文者:诏艺

「到底是什幺样的工作,可以让我想一辈子做下去呢?」

「是艺术家。」

TODAAY艺术新锐〈候选人系列〉之五:李梓荧 Belen 艺术家。图/李梓荧提供。

李梓荧,1994年出生。自高中起便喜欢画画涂鸦(doodle,艺术家接受访谈时的用词)),对于艺术家具高度创意而自由的生活非常嚮往,但「周遭的亲友都认为当艺术家不会是个好主意,很可能搞到生活匮乏」。大学时曾进入辅仁大学西班牙语文学系就读,但由于志趣以及家境因素,艺术家在辅大的学业尚未结束前,就已进入职场,曾从事展览规划的相关工作。

她表示,非绘画科班出身的她,先前在工作闲暇之余,每天至少会花六个小时以上蒐集绘画技术的资料、阅读艺术相关资讯、看画册,并强化绘画技巧。「我不是什幺天才型的人,但我比别人努力很多。」现在除了接专案外,多数时间都花在绘画创作的练习与琢磨,一天少则六至八小时,多则十几个小时,就是希望自己的绘画功力可以快速提升。

TODAAY艺术新锐〈候选人系列〉之五:李梓荧 Belen 《火焰的味道》(A Taste of Fire - River Phoenix),压克力、油彩、画布,45x53cm,2018。图/李梓荧提供。

对于写实情有独锺的艺术家,最欣赏并受极大启发的的着名艺术家包括:萨尔瓦多•达利(Salvador Dalí, 1904 -1989)、艾雪(M.C. Escher, 1898 - 1972)与马格利特(René Magritte, 1898 - 1967)。但最让她念念不忘的倒是另一位较不知名的野兽派大师安德烈•德汉(André Derain, 1880 - 1954),「我很欣赏他那种非常自由挥洒,不拘一格的狂放笔触,而且对于色彩的运用,他超越了描绘事物『再现』的传统,採用一种『全自我』的观点。」TODAAY艺术新锐〈候选人系列〉之五:李梓荧 Belen (左)René Magritte,《The Son of Man》。(右)M.C. Escher,《Relativity》。图/取自(左)wikipedia、(右)flickr ​​​​。

TODAAY艺术新锐〈候选人系列〉之五:李梓荧 Belen André Derain,《 Le séchage des voiles(The Drying Sails)》。图/取自wikipedia。

为拓展眼界,了解科班画家的养成、绘画技巧的提升与改良、油彩的使用与艺术派别等,「上网」成为艺术家自学的重要途径。她也儘可能去参加各式各样的艺术讲座、参观展览,希望可以吸收更多的绘画知识。

“Competition is always good.”这句话从英语有如母语般流利的她口中说出,是她外国友人给她最直接而实际的鼓励与箴言。这句话给了她很明确的目标, 因此她非常乐于参与各类绘画比赛。

TODAAY艺术新锐〈候选人系列〉之五:李梓荧 Belen 《被遗忘的黄虎旗》,压克力画布,45x53cm,2017。图/李梓荧提供。

「我是一位非常忠于『主观』的画家」,「我认为作品是创作者用『内心』去观看后反映出来对于事物的观点。」、「我只想画我想要画的东西,也只有想画时才画。」现阶段,她比较有兴趣想要表现的,多为人物侧写以及将社会议题融入画作之中。

由于创作时期还不算长,李梓荧的画风尚称多变,自细腻的笔触,至波普与卡漫风格的表现手法,她都得以驾轻就熟。艺术家多挑选日常生活中常见的物件作为绘画客体,她也希望可以藉由绘画的质朴手感,去探索她自己在艺术能力上与掌握多元主题上的可能性。

TODAAY艺术新锐〈候选人系列〉之五:李梓荧 Belen 创作现场。图/李梓荧提供。
embed-container { position: relative; padding-bottom: 56.25%; height: 0; overflow: hidden; max-width: 100%; } .embed-container iframe, .embed-container object, .embed-container embed { position: absolute; top: 0; left: 0; width: 100%; height: 100%; }



创作现场。影片/李梓荧提供。

「既然妳多透过照片做为依据来绘画,也表示非常喜欢摄影,那为什幺还要用绘画作为主要创作方式,而不是摄影呢?」我问。「我觉得摄影比较直觉性,拍下的就是既存的事实,比较客观而没有弹性。但绘画的话,我可以透过不同的构图、视角、色彩或技法,放入我自己的观点、情绪,表达出我主观的看法和感受。」

TODAAY艺术新锐〈候选人系列〉之五:李梓荧 Belen 《致所有没说出口的爱》,压克力画布,72.5x91cm,2018。图/李梓荧提供。

艺术家的短期目标,希望可以藉由藏家的支持,获得自给自足的生活。长期愿景,则是希望成为一位有影响力的艺术家。「我希望藉由我的绘画,传达我所关心的不同社会现象,替那些没有机会讲话的人发声。」艺术家对于具全球性的议题,如人权、环保等,表达出她的担忧与不平之感,希望藉由讽刺性风格的图像,针对不同事件与现象予以批判。「我很不能接受那些官官相护、以偏概全,或种族歧视等作为。」这几个议题,艺术家预计陆续以系列的方式,透过作品做出她内心的回应。

「绘画对我来说,就是反映出我自己的样子,让我得以创造出自己想要的氛围,进一步刺激观者的感知而产生进一步的有所发想与省思。」

TODAAY艺术新锐〈候选人系列〉之五:李梓荧 Belen 《阿姆斯特丹晚餐速写》,压克力木板,55x43cm,2018。图/李梓荧提供。